当前位置: 首页 > 数据发布 > 统计分析

深化消费供给侧改革 助力经济高质量发展

来源: 南通市统计局 发布时间:2019-09-19 字体:[ ]

统计分析

深化消费供给侧改革  助力经济高质量发展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从消费视角来看,就是指现有供给不能满足城乡居民消费结构升级需要。当前我市正进入新时代加速发展、追赶超越的“窗口期”,如何进一步深化消费供给侧改革,满足消费转型升级需求,增强经济发展“韧性”,是推动高质量发展走在前列的应有之义。本文通过分析当前我市消费品市场的现状特点,找准制约消费的因素,并从消费供给侧方面提出相应的对策措施。

消费现状及特点

随着老百姓的“钱袋子”越来越鼓,居民消费层次由温饱型向全面小康型转变,消费品质由中低端向中高端转变,消费形态由物质型向服务型转变,消费方式由线下向线上线下融合转变,消费行为由从众模仿型向个性体验型转变,可以说消费进入了“新时代”。

从零售额相关指标看:

1.城镇消费增速高于农村。2013年至2018年城镇和乡村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均增速分别为10.5%8.2%,乡村低于城镇2.3个百分点。而同期城乡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速分别为6.9%8.7%,乡村高于城镇1.8个百分点。较高的可支配收入增速与较低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表明了农村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低于城镇居民。

3.JPG

2.餐费收入增速高于商品销售。外出就餐和点外卖逐步成为休闲放松的重要内容。传统餐饮推陈出新,特色美食纷至沓来,极大地吸引着人们的味蕾,特别是奶茶、咖啡、甜品、快餐等轻餐饮更是备受年轻人的追捧。加上快捷方便的外卖服务,促进了餐饮市场的快速增长。2013年至2018年,全市餐费收入从151.8亿元攀升至271.1亿元,年均增长12.9%,高于商品销售增速2.6个百分点。

3.商品零售结构变动明显。从下表中可以看出,影响商品零售结构变动的主要有两大类商品。第一类是生活必需品,包括粮油食品饮料烟酒类、服装鞋帽针织品类、日用品类、家用电器和音像器材类和中西药品类,对商品结构变动的贡献率接近50%,表明该类商品消费总量和消费档次在提升。第二类是汽车类、石油及制品类等出行类商品,贡献率约两成,汽车正逐步成为每个家庭的标配,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居民消费正处于转型升级中。

2013-2018年南通限额以上贸易单位商品零售结构变动情况表

商品分类

2016-2018

2013-2015

变动度

贡献率

变动度

贡献率

粮油、食品、饮料、烟酒类  

1.2%

18.8%

2.8%

17.2%

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

0.2%

4.2%

3.2%

18.5%

日用品类

0.4%

6.1%

0.1%

0.8%

家用电器和音像器材类

0.3%

4.7%

3.2%

18.8%

汽车类

0.5%

8.5%

1.9%

11.1%

石油及制品类

1.5%

25.0%

0.2%

1.0%

化妆品、金银珠宝类

0.0%

0.5%

0.8%

4.9%

文体娱乐用品类

0.2%

2.7%

0.8%

4.4%

文化办公用品类

0.1%

1.6%

0.4%

2.4%

家具装潢用品类

0.8%

13.7%

1.9%

11.4%

中西药品类

0.6%

10.0%

1.3%

7.5%

通讯器材类

0.0%

0.4%

0.0%

0.2%

机电产品及设备类

0.2%

3.8%

0.3%

1.6%

总变动度

5.8%

100.0%

17.0%

100.0%

从居民消费支出看:

1.服务类消费支出增速高于实物类消费支出。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居民用在孩子教育、休闲旅游、医疗保健等服务方面的支出越来越多。以城镇居民为例,2013年至2018年服务消费支出(教育文化娱乐消费、医疗保健消费)年均增速高于实物消费支出(食品烟酒消费、衣着消费)5.2个百分点。2018年全市规模以上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6.1%,票房收入同比增长8.5%,旅游收入同比增长15.0%,说明了服务消费进入了发展快车道。

2.发展享受类消费支出增速高于基本生存类消费支出。以农村居民2013-2018年消费支出情况为例,前者如交通通信消费、居住消费,年均增速分别为17.8%16.0%。后者如食品烟酒消费、衣着消费,年均增速分别仅为3.0%5.1%。城镇居民消费亦呈现出类似的趋势。

2013-2018年南通农村居民消费支出情况表

年份

可支配

收入

食品烟酒

消费

衣着

消费

居住

消费

生活用品及服务消费

交通通信

消费

教育文化

娱乐消费

医疗保健消费

2013

14754

3864

652

1501

642

1289

1979

756

2014

15821

3271

558

2394

648

2115

1040

607

2015

17267

3521

609

2619

706

2326

1138

685

2016

18741

3923

672

2852

775

2594

1352

790

2017

20472

4203

722

3066

814

2842

1594

871

2018

22369

4468

836

3152

968

2926

1765

982

年均增速

8.68%

2.95%

5.10%

16.00%

8.56%

17.82%

-2.26%

5.37%

从消费供给侧看:

1.线上线下融合发展加快。传统零售积极拥抱“互联网+”,线上线下互促发展。2018年全市限额以上单位通过互联网实现商品零售额30.0亿元,同比增长87.2%,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的贡献率超过16%。大润发、欧尚、千家惠等大型超市积极入驻“淘鲜达”,足不出户逛超市、轻点手机货到家,既丰富了顾客体验也带动了企业发展。如今淘宝、京东、苏宁易购等app成为智能手机的必备软件,京东618、天猫双11等“人造购物节\r\n”一年比一年火爆,线下门店体验、线上比价下单正逐步成为年轻人的重要购物方式之一。

2.供给形式丰富多样。2011年全市第一家商业综合体中南城开业,之后万达广场、文峰城市广场、印象城、万象城等综合体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这种集购物餐饮、休闲观影、培训健身等多种功能于一身的模式比服务单一的商超市更能吸睛和吸金。近年来主打社区消费的苏宁小店、主打生鲜消费的盒马鲜生、主打体验消费的AI智能等新的消费形式不断涌现,消费形式更加多元。

3.服务业投资增速高。消费的快速增长得益于硬件的有力支撑。2013年以来服务业投资增速一直居于高位,2017年开始服务业投资额超过工业,成为全市投资增长的重要支撑。持续多年的投资创造了消费场所、改善了消费环境,极大地丰富了居民的日常生活。

制约消费的不利因素

当前居民消费呈现出许多亮点,但从总体来看我市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还比较低,与全省、全国相比还有较大差距。虽说受产业结构的影响较大,但也同时孕育着巨大的潜力。当前制约消费的因素大体上可以从消费主体、消费供给、消费保障三个方面进行阐述。

消费主体方面:

1.居民消费意愿偏低。消费意愿可以通过居民消费率和平均消费倾向两个指标来概略反映。居民消费率是指居民最终消费支出占当年GDP的比例,平均消费倾向是指居民消费支出与可支配收入的比值。下面分别列出了近年来南通及全省居民消费率和平均消费倾向变动情况。从表中可以看出,南通居民消费率和平均消费倾向均低于全省平均水平,而同期的人均存款则居于全省前列。消费习惯以及住房、教育、医疗和养老的压力造成了“储蓄高消费低”的现状。

2013-2017年南通居民消费率

时间

南通(%

全省(%

与全省差值(%

 

2013

30.96

31.11

-0.15

 

2014

31.75

34.03

-2.28

 

2015

32.79

32.41

0.38

 

2016

34.24

37.03

-2.79

 

2017

34.49

 

 

2013-2017年南通居民平均消费倾向

时间

城镇(%

农村(%

南通居民(%

全省居民(%

与全省差值(%

2013

63.31

74.09

2014

66.02

69.85

2015

65.25

69.80

66.55

69.59

-3.04

2016

64.25

71.71

65.91

69.00

-3.09

2017

62.00

71.50

64.58

67.00

-2.42

2018

61.01

69.85

63.07

65.64

-2.57











2.人口年龄结构欠佳。调查显示,青年人才是消费的主体。下表列出了近年来南通常住人口的构成情况。以2018年为例,南通各年龄段占比分别为11.0%68.0%21.0%,而同期全省各年龄段占比分别为13.9%72.1%14.0%,南通呈现出少年人口占比低、老年人口占比高的现状。

2015-2018年南通常住人口构成表

年份

0-14

16-64

65岁及以上

人口

自然

增长率

(‰)

户籍

总人口

变动

%

人数

(万人)

占比

%

人数

(万人)

占比

%

人数

(万人)

占比

%

2015

78.03

10.69

515.09

70.56

136.88

18.75

-1.38

-0.11

2016

79.31

10.86

510.67

69.94

140.22

19.2

 

-0.01

2017

80

10.95

503.5

68.93

147

20.12

-2.69

-0.29

2018

80.05

10.95

497.23

68.02

153.72

21.03

-0.88

-0.27

有关实证分析表明,少儿抚养比对居民消费率的影响为正,老年抚养比对居民消费率的影响为负。南通市较低的少儿抚养比(16.1%)和较高的老年抚养比(30.9%)都不利于居民消费率的提升。加之人口自然增长率持续负增长、老龄化程度不断提高,促进消费的人口红利正逐步减小。

消费供给方面:

提到消费升级,人们难免会将其与“消费者买的东西越来越贵”这一命题画上等号,却忽略了商品的高品质和高性价比才是真正迎合更多消费群体精神需求的关键所在。当前南通有效供给与消费需求不匹配的情况主要体现在:

1.产品结构与消费结构不够匹配。高档商品利润高盈利周期短,中低端商品利润低盈利周期长,急功近利思想易引发商品高端化,而不是大众化。商场内高端品牌的商店存活时间远低于中高端品牌的商店。同时部分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差异化程度偏低,没有针对不同层次、不同需求的消费人群提供差异化的产品,也未完全形成有效供给。

2.高端产品与高端需求不够匹配。随着高消费群体的不断壮大,对高端产品的需求也逐年增多。但是与周边的上海、苏州等城市相比,本地市场上的部分产品还存在品牌少、种类少和价格高等问题,不能够完全满足高端人群的消费需求,或者去外地扫货,或者将目光转向线上,造成了消费外流。

3.质量、品牌与品质消费不够匹配。品质消费不是盲目消费、过度消费,而是追求品牌和性价比。以家庭用品为例,在市场上几乎什么都能够买到,但人性化的、有品质的还是供给不足。其次是品牌覆盖率低,部分商品没得选择;品牌集中度差,品牌太多造成选择疲劳。

4.服务供给与服务需求不够匹配。实物消费可以实现异地供给,服务消费则大多依托本地资源。当前服务供给仍然是以商业、餐饮和摊点等传统服务业为主,教育、娱乐、旅游产业正在兴起,信息产业、体育、旅游等新兴产业则不够完善,难以满足居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如居家养老、社区养老还不够普遍和方便,托幼需求也无法有效解决。

消费保障方面:

1.硬件设施发展不均衡。城市里的基础设施完善,流通业态发达,零售业态层级完善。但农村的商业网点较少,经营方式较为粗放,流通效率偏低。同时农村快递服务不够便捷,网购人群比例偏低,拉大了城乡之间消费升级的距离。

2.流通秩序仍需规范。当前仍有涉及千家万户的农产品、食品和日用小商品以自然形态进入流通领域和市场,个别缺乏诚信的企业制造的假冒伪劣商品严重侵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加剧了消费者对厂商的不信任感,制约了消费市场发展。

3.消费金融有待完善。受收入不确定性、认识水平和消费环境制约,消费金融规模还不够大,特别是农村还几乎没有起步。2018年南通新增中长期贷款(主要是住房贷款)占新增贷款总量的78.9%,过高的住房贷款占比挤压了其他消费贷款的生存空间,也不利于其他消费的增长。

释放消费潜力的对策建议

无效需求相对过剩和有效需求相对不足的局面制约了居民消费需求的释放,因此要坚持消费者导向,推动消费供给侧改革,以优质的供给激活消费大市场。建议按照“服务大众、关注高端、突出特色”的原则,着力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1.提高刚性需求供给水平。最大限度满足居民刚性需求,是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重要方面。城镇应着重于服务供给,在教育、医疗、养老等资源相对匮乏的领域,要充分挖掘、均衡配置现有资源,同时吸引适当的民间资本投入并给予公平对待,鼓励“陪练”成为“教练”,形成“公私”良性竞争、互促发展局面。农村地区则应将重心放在实物供给上,进一步增加产品种类、提高产品质量,让农村市场的产品可选、可靠。

2.增加高端产品服务供给。每一次消费升级都遵循先高端后大众的路径,增加高端供给就是在为消费升级打基础。深入开展内外销产品“同线同标同质”工程,让居民不出门也能享受出口品质;对于地域性的首店开设、新品首发给予更大幅度的优惠,吸引“独角兽”产品生产商落户南通;对高端品牌产品引入给予适度的市场环境分析和政策引导,以提高引入产品的区分度;支持社会力量开办高质量的特色培训机构、高质量的家政、养老和托幼机构。

3.打造特色文旅产业。文旅产业竞争力正逐步成为城市综合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依托南通滨江临海的地理位置优势以及举办中国森林旅游节的重大契机,加强全域旅游开发和基础设施配套,打造具有南通特色的旅游产品。历史文化是城市的底蕴,要深入挖掘“张謇文化”的深刻内涵,通过媒体宣传、舞台剧、歌曲、纪念品等形式进行广泛、立体、全面宣传。各县(市)区要深度融合本地文化特色、产业优势和旅游资源,开展民宿、民俗项目,打造“旅游+文化+体验”的现代化高品质消费模式。

4.强化本土品牌建设。城市要有名片,产品要有品牌。继续开展“老字号”企业评比活动,相关部门要指导企业进行产品、包装和销售创新,让“老字号”产品走出去。充分发挥纺织产业优势,支持和鼓励企业加大产品创新力度,在代工、出口的同时,打造南通自己的服装品牌和家纺品牌。深入开展“舌尖上的安全”活动,加大传统小吃、传统美食的推广销售力度,创新河鲜、江鲜、海鲜等特色菜品,用美味吸引客流。

5.探索新型供给模式。一是夜间经济。充分借鉴上海、北京等城市繁荣夜间经济的做法,依托濠河、综合体、博物馆等现有资源,以文化元素为导向,打造若干个集“食、游、购、娱、体、展、演”为一体的多元夜间消费市场。同时做好公共交通运力调节、噪音污染、垃圾处理、食品安全等问题,确保夜间市场活跃有序、愉悦健康。二是特色步行街。业态组合上,要增加文化、艺术、休闲、娱乐等业态的比重,街区定位要特色突出,不贪大求全而是求新求精。品牌结构上,增加个性品牌、设计师品牌和商文融合创新品牌的比重,给消费者增加寻店乐趣。硬件设施上,引导入口要突出街区特色、指引标牌要契合街区格调、环境布置要符合审美风格,做到街街不重样、街街有个性。

贸易外经统计处供稿

执笔:  广

核稿: